标签归档:漫画

『火影忍者』

『火影忍者』说起来,我也是一个老火影迷了,第一次接触到火影距今已有10多年的时间,那会儿是2003年,高二的教室里。多年来,我也曾有短暂的跟过,只是我是个不喜欢等待的人,慢慢地,也就粉转路人了。因此不能说火影伴随着我成长,那样显得太过矫情了,只不过是我成长的时候恰好火影在连载罢了。上个月看到了集英社发布『火影忍者』即将完结的新闻,这意味着我是时候从头到尾完整看一遍了。

『火影忍者』是否是一部伟大的作品无需评价,能够连载15年的漫画至少是得到大家认可和喜爱的。一千个人看『火影忍者』,相信一千个人都能从中体会到友情和梦想之于人生的意义。我作为读者之一,短时间内看完700话漫画,心中自然会有一些好的与坏的想法。尽管存在个人喜好差异,但我相信这些想法有一定的普适性的。

晓
首先是整部漫画的格局问题,也就是世界观。我必须承认,火影的世界观是引导着我不断往下看的原动力,仅仅前十话,岸本齐史就已经将火影的基本格局布置好了。对于鸣人这条线,出生卑微,体内被四代火影封印着九尾狐,资质平庸,却渴望当上火影。单单这些前提,就能引导出一系列的剧本,鸣人如何成长为火影?有火影,那么自然也有其他忍者村的影?有四代火影,那么还有一二三代火影?体内封印着九尾狐,那么还有其他数量的尾兽?对于佐助这条线,交代了他的宇智波一族同胞都被亲哥哥所杀,并且自己的终极梦想就是亲手杀死哥哥。那么自然会让人想到他哥哥为什么要杀害全族,以及佐助如何复仇等线索。此后,随着故事的发展,逐渐加入了晓组织、轮回眼、六道仙人等元素,这些线索足以构成一个宏大的故事框架,背后有说不完的故事。这也是火影于我最大的魅力。

接着是人物塑造方面,在『火影忍者』第一部,岸本成功地塑造出了十数位个性鲜明的经典人物形象。身为主角的鸣佐自不必说,配角形象也深入人心,比如卡卡西,自来也,纲手,大蛇丸,春野樱,宁次,雏田,小李,我爱罗,鹿丸,等等,甚至一些寥寥数笔带过的人物也令人印象深刻,比如油女志乃,犬牙冢等。正是前期的铺垫太长,导致第二部疾风传开始后,众多人物选择性消失令人感到不适,配角里除了三忍和鹿丸,其余人基本处于打酱油的状态,战场上能看见他们的身影,却发挥不了该有的作用。这也是格局铺得太大,鸣佐成长太快带来的副作用吧。从全局看来,我觉得个人形象塑造得较好的人里,正派有鸣人,佐助,自来也,鼬,我爱罗,小李和鹿丸,反派有佩恩和大蛇丸。

最后是作者的编剧能力,纵观火影全集,从故事主线来说,也就是前文提到的剧本是一流的。反派不断变强,晓被长门利用,长门被带土利用,带土被宇智波斑利用,宇智波斑被大筒木辉夜利用,写轮眼逐级进化,这些都做到了无缝衔接。但在在故事叙述方面,岸本有着头重脚轻的嫌疑,比如对前期的中忍考试和寻回佐助篇章,作者费劲笔墨描绘,到了忍界大战的后期鸣佐大战大筒木辉夜的章节时,却又草草封印了事,这种前后不一致的节奏造成了很多漫迷无比怀念『火影忍者』第一部,也就是截止到佐助出逃木叶为止。在我看来,火影最好看的部分是截止到佩恩死的时候,这之前节奏都还可控。在这之后,世界观瞬间变大,引出了混乱的五影会谈和忍界大战,死过一次的人通过秽土转生忍术重新复活,更加引出了数十年前的宇智波斑等一代人,事先未经铺垫的一干人混战令人双眼疲劳。加上后期反派战斗的模式逐渐单一、反派厌世理由无厘头化等要素,虽还不至于到“烂尾”的程度,但至少后半部的口碑是无法与前半部相匹敌的。另外鸣人频繁的口遁也凸显了岸本作品表达能力的不足,想想被鸣人口遁过的人员列表吧,正派有木叶丸,宁次,我爱罗,纲手,佐助等,反派有桃地再不斩,长门,带土,九尾等,所以说打败鸣人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不要让他开口说话。当作品充斥这大量的雷同的说教词时,会让其本身的质量大打折扣。从更深一点的程度来说,就跟电影一样,当一个作者需要通过人物对话,甚至是演讲来突出主题时,那么作品的表达和反思能力是不足的。这一点对比手冢治虫和宫崎骏的反战作品就分出高低了。

例举完对火影的看法后,接下描述火影带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两个人物。

宇智波鼬第一个是宇智波鼬。无论从天赋、实力、智商、大局观和个人魅力上,鼬在火影里面都算得上是最接近完美的一个存在了。他年少成名,天赋异禀,10岁成为上忍,为了全村人利益牺牲自己和整个家族,即便受到包括弟弟在内的所有人误解,也独自忍受,几乎凭借一己之力控制全局。所以,与其说喜欢宇智波鼬,不如说是讨厌自己的无能和脆弱。

第二个是李洛克。这是一个毫无天赋可言的平凡人,没有血统,没有血继限界,没有贵人相助。李洛克在忍者的世界里不会忍术也算是个奇葩了,但他能凭借着努力和信念,专攻体术,在同级生里出类拔萃,站到可以与我爱罗和宁次分庭抗礼的舞台。要说火影里带给我感动最多的人,恐怕就是小李了。这世上大部分人其实跟小李是一样的,没有天赋,唯有努力才能保持与别人在同一水平线上,有时候即使努力过了,也远达不到别人的成就。所以,与其说喜欢小李,不如说是讨厌自己的平凡的资质和在困难面前的退缩。

『火影忍者』结束连载,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结局,这也意味着有些遗憾成了永远。比如卡卡西的真面目,自来也是否还存在于世,等等。这是结束,也是另一个开始。

--EOF--

『蝙蝠侠:第一年』

『蝙蝠侠:第一年』那是蝙蝠侠诞生的年代,那是蝙蝠侠开始以暴制暴的第一年。那时戈登还是个初来乍到的普通警员,那时邓特还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检察官。但那时哥谭市的腐败和黑暗却已经是由来已久了的,早在布鲁斯·韦恩还是幼年的时候便是如此,街头暴力随处可见,韦恩父母还因此遭到枪杀,就死在他的面前。这个社会已经没救了,而且情况只会越来越糟。

那个时候的蝙蝠侠和戈登还在各自为战,为了自己心中的理想试图去拯救已被蛀空的哥谭市。戈登的目标是肃清一切法外之徒,也包括蝙蝠侠;蝙蝠侠的目标是铲除一切黑暗和腐败力量,也包括警察局里的官员洛布局长和弗拉斯。他们真正开始成为朋友的时间,应该是从便衣布鲁斯·韦恩救下从桥上坠落的戈登儿子开始的。

于布鲁斯·韦恩来说,蝙蝠侠是他存在的另一种意义,因为他说过,他的生命在父母死去那天便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他要用蝙蝠侠这个身份,让今后哥谭市的少年不要再有自己儿时的经历;于这个社会来说,蝙蝠侠是黑暗下的一点曙光,人们找不到可以伸张正义的地方,只能寄托蝙蝠侠。但同时蝙蝠侠又是个见不得光的存在,他用来伸张正义的手段是未经法律允许的,与制度相悖,同样也是犯罪。人们需要他,却又不能大张旗鼓地歌颂他,所以这是个悖论。与超人等完全正面的形象相比,蝙蝠侠只能默默背着黑锅,就像蝙蝠,只能在黑夜里出没。

--EOF--

『超人:秘密起源』

『超人:秘密起源』不经意间随手翻完了本『超人:秘密起源』,虽然对美漫的整个世界观还不是很清楚,但是大致知道了超人的来历、成长历程以及这辈子注定面对的对手。正好不久电影『超人:钢铁之躯』就要上映,在此做个预热。

在乔夫·琼斯设定的剧情里,超人克拉克(原名: 卡尔-艾尔)出生在科技高度发达的氪星,就身体构造和力量性来说,远远比地球上的人类强大。正因为人类太渺小,才被超人的生父看中,在氪星毁灭之后将克拉克送到地球上的smallville小镇,交给肯特夫妇收养,希望凭借着氪星人的优越性来维护地球的和平与正义。克拉克与地球人有着一样的外貌和行为举止,但是拥有钢铁般的躯体,能飞行,激光眼等技能,对于地球人来说,他是异类,等克拉克渐渐发觉到这一点后,他自卑了起来,不喜欢和小伙伴一起玩了……直到有次危机关头,克拉克情急之下用超能力救了自己当时的红颜知己拉娜。正是这次经历,让克拉克重新审视自己的超能力,并且意识到自己可以利用这些超能力来保护善良的人们。之后,养父母创造性地利用氪星材料为克拉克定制了耐磨的服装和防止眼睛走火的眼镜,至此,超人真正诞生。

几年后,克拉克长大了,进入大都会,直面莱克斯·卢瑟,与其展开的一系列斗争在此不表。要提及的是,在『超人:秘密起源』中,超人的对手包括合金人与寄食怪,背后的Boss均是莱克斯·卢瑟。

超人成长过程中面临的最大困境是孤独,他喜欢上一本名为『我们孤独吗?』的书,有趣的是,给他这本书的,正是他这辈子多次要面对的对手——莱克斯·卢瑟,名为卢瑟,其人却一点也不卢瑟……或许大家都一样,生来孤独。

简简单单的故事,基本忽略了环境对人的影响,再怎么邪恶的世界,都无法改变和扭曲克拉克的正义感,可能因为超人是外星人的缘故吧,也要感谢超人生父没把他寄养在中国,否则……

--EOF--

『鼠族』

涉及种族间屠杀的故事读起来总是沉重的,更何况是要亲历者亲述逃亡、集中营和焚尸炉的故事。虽然犹太民族的噩梦结束了半个世纪,但是从『鼠族』中看来,他们的后代过得也并不轻松,正如阿特·斯皮格曼坦言:“我渴望当时能跟父母亲一块在奥斯维辛,这样就能切身体会到他们当年的遭遇,我想,这也许是一种愧疚,愧疚自己的生活比他们安逸”。

之前有看过一些文章,一战结束后,德国作为战败国,受到了来自战胜国抢劫式地搜刮和掠夺,他们控制德国金融,造成天文数字倍数的通胀率,德国货币贬得连纸都不如。这些人里面,就包括不少犹太人。所以,德国人仇恨犹太人的种子早在一九二零年代就已经埋下。值得庆幸的是,如今掌握着话语权的主流社会无论从文明还是从道义上都站在了犹太人一边,德国人业已认罪、忏悔,并积极赔偿,过去几十年,德国的几任总理公开场合表示向犹太人道歉。新闻和艺术的最高奖项也多次颁给了该题材的作品,例如『鼠族』、『辛德勒的名单』、『钢琴家』等等。相比很多正义得不到伸张的故事中的人们,犹太人犹太民族已是幸运。

当然,『鼠族』作为唯一获得普利策奖的漫画小说,其深意并不仅仅停留在表现战争和种族灭绝对幸存者的影响,书中有多处提到作为犹太人幸存者的父亲对待黑人的态度是敌视和粗暴的,理所当然地认为所有黑人都是小偷。这其实跟德国人对待犹太人的态度是一样的。所以,彻底摒弃种族歧视在目前的文明社会中还做不到,在大家心中,人种还是分三六九等,犹太人受到过歧视和伤害,并不表示犹太人就会对所有人种都是友善的。人们的反省并不足够。

--EOF--

『我在伊朗长大』

“我们国家对战争和烈士已经司空见惯了,所以,就像我父亲讲的:‘当大浪袭来的时候,低下头让它过去!’,这是很波斯化的语言,是一种听天由命的哲学。”

“我懂得了一个最基本的道理:只有当灾难还能承受时,我们才会自怨自艾……一旦超越了这个限度,忍受无法忍受的痛苦的唯一办法就是一笑置之。”

 

 

 

--E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