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摄影

『漫步东京』

『漫步东京』如果没打上作者署名,如果没有配上那玩世不恭的嘻哈解说,谁也看不出这本影集居然来自荒木经惟之手。我估计这又是大师信手拈来的一本非情色主题影集,取材均来自街边。在这个大环境下,正规出版渠道几乎不可能出版荒木经惟赖以成名的私房影集,我估计是无缘得见了。

把“失焦”理解为忠实记录当时的感受,“黑白”解读为由观众填充色彩,推崇“随性之所致”的方式摄影,反模式反视觉,是乃大师与学徒的区别。原本一张废片,听了它的故事以后,恍然大悟:哦,原来还能这样解读。

至今仍懊恼没从日本带几本原版影集回来,本来有机会的,只因书店关门太早,差之毫厘。

--EOF--

『荒木经惟的天才写真术』

『荒木经惟的天才写真术』天才大师和普通大师的区别在于:普通大师从已有作品中选出较好的进行展出,而天才大师是在收到办影展邀请时再出门拍照,至于题材,无论路人、街景、肖像、色性、佛性、花草等等,左右逢源,最主要的,是给作品一个故事——一个普通大众需要解读才能理解的故事。荒木经惟就是这样的一个天才大师。

一起听听大师的教诲吧:
1. 为了蒙蔽事实,才需要所谓的摄影技巧。或许想拍出真正的好照片,根本就不该卖弄什么技术。现在的照相机,已具备任何我们所需的功能了,如此一来,玩弄所谓的技术,等于是为了把自己或真相隐蔽起来。技巧,是为了蒙蔽观者的眼睛。

2. 照片,是很不负责的。照片自身并不含有确实的陈述,它是随着观看的人而产生变化。无论是对被摄体或照片,想法都会随着拍摄时刻、观看时刻、摄影者或观看者而产生变化。同一张海边的照片,情侣在热恋时一起欣赏的感觉,与分手后看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3. 我不主张换镜头,而是要自己后退或前进来接近被摄体。镜头是相机装置的一部分。拍照时若想到更换镜头这件事,其实你已经意识到相机。然而专注拍摄时是不会意识到相机的,因为你已经进入了相机。摄影,要运用自己的身体来拍,眼睛成为相机的镜头。总之,拍照必须自己移动位置,无论如何非移动不可。

4. 所谓挑选照片并公开(发表)这件事,其实也就是在选择不公开(不发表)的照片,所以交出去的照片究竟是不是记录了事实,也很难说,想必涵盖了某些不可公开的真相在内。所谓发表就是必须要说一点慌,因为真实和谎言夹杂在一起才敢发表。选出要发表的照片,也就是在挑选你不想发表的照片。一般读者只能看到少数被挑选出来的照片。荒木经惟的照片中,被社会大众所认同的,是依据那些已公开(发表)的照片来评断的。但是,被选为不公开的那些照片,同样是荒木经惟的作品,两者皆是荒木经惟。

5. 每个人身高不一,所以看世界的角度也不同。高个儿都在看轻这个社会,矮个儿则是很尊敬这个社会。我呢,尽量不由上而下,或由下而上地拍照,这可以说是我的“水平志向”吧,特别是由上往下拍,是绝对不可以的。但是向上也不行,那样会拍出愈来愈多希特勒类型的照片。俯拍或仰拍,会带出不同的摄影内涵,这个步骤就决定一切了。所以我拍照的时候,一定会让视线平行,以水平的角度按下快门,那样是最好的。这也是我地摄影基本宗旨。

6. 摄影本身包含了所谓的谎言和真实,混合了“虚”与“实”。但我不去思考,只是全心全意按快门。因为我本身不具主体性,拍照的主体性在被摄体身上。故事蕴藏在被摄体里。我并不想去了解什么是主观,什么是客观,或许是因为我根本不具备客观性。

7. 无论是绘画或者音乐,那种在兴奋下做出来的东西,不可能会成为什么好作品。必须有另一个自己冷静地从旁观望,一味地陶醉其中是不行的。不过,陶醉其中才能集中精神。所谓的集中,便是一种陶醉。所以,要有另一个自己以客观地态度来分析陶醉中的自己,这,才是摄影的方法。

--E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