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书评

『暗时间』

发现越来越多出版人把目光瞄向了网路上的一些知名博客,比如『浪潮之巅』『黑客与画家』、『软件随想录』以及刘未鹏(微博)的『暗时间』等等,选择这些题材出版是有原因的,首先既然是知名博客,那就不必担心其内容的质量,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其次如果在网路上受到别人认可,那么把它搬到线下,推荐给另外一部分读者群,肯定也会大受欢迎。再次,所有内容都已经现成,对于作者和出版人都没有交稿的压力,何乐而不为呢。而对于读者来讲还是内容为上才是王道,只要是好的内容,别花了几天时间看完一本书给人完全浪费时间的感觉就行。

『暗时间』的所有内容源自于刘未鹏的博客Mind Hacks,按题材分成三篇:暗时间、思维改变生活、跟波利亚学解题。

暗时间篇所选的几篇博文都是关于时间管理方面的,我正是冲着这部分内容才去看它的,因为我认为自己的时间管理能力实在太差,书里边有个比喻很形象:每个人的生命就像沙漏(如封面图),里面装的沙子总量大致相当,不同的是,有的沙漏颈部较细,有的沙漏颈部较粗。颈部较细的沙漏能够抓住每一粒时间之沙,即使沙子总量一定,也能拥有更长的生命。能利用好各种暗时间的人,给人感觉就能做更多的事,从而拥有更长的生命。有两个Tips可以参考:1、不要让脑子停下来,多花时间思考问题。就像CPU,要随时让它满载运行,持之以恒,必然有了更多的思考时间。这与我前几年听过的一句话类似,那句话是说,读研期间如果觉得近阶段生活太滋润了,那就一定是不够努力,需要调整。2、随身携带笔记本,将生活中灵光一现的想法记录下来,这也是一种积累。如何有效利用暗时间很容易让人想到近年爆红的微博,想必微博的初衷是为了让人们利用自己的时间碎片,能够在较短的时间内获取信息。然而事实是,有很多人的大块时间被微博划分成时间碎片,无法利用,于是时间利用率越来越低。

思维改变生活篇主要是作者关于思维方法的一些见解。刘未鹏似乎对思维方法非常推崇,甚至对思维方法背后的人类脑科学和认知学细节也了解甚多。虽然了解思维方法形成原因有好处,但是我认为这个好处就好比成功学书籍对人的指导作用,意义不大。引用『黑客与画家』作者Paul Graham的一个观点:一个画家不必知道颜料的化学成份是什么。本篇有个例子倒是挺有共鸣的:解题时,有时候会卡住做不下去,需要别人的指点或看答案才能做出来,而别人可能寥寥一句话指出某个关键点,我们立马就知道怎么做了,因为这个关键点的知识其实是知道的,就是不知道在解题时如何把它从脑子里提取出来。这就是理解和运用的区别,看了答案能做出来的叫理解,不看答案也能做出来的才算是运用,而只有能运用自如的东西,才真正算是自己的东西。理解和运用之间的距离就是如何让自己的思维触及到那个关键点的过程。

跟波利亚学解题这部分的内容是一些思维方法在数学中的具体应用,因为本身我对数学的理解不深,对可计算理论也没有多大研究,只知道对角线原理和贝叶斯方法的神奇,却不知道它们为何会神奇到成为人工智能各领域的基石。这部分内容看过后收获不大。

『暗时间』把一些细节做得很到位,比如所有的认知理论、心理学和参考文献引用都标了出处,并且附了中英文书名等,比如作者认为重要的地方都加粗显示。另外有几本觉得比较有价值的书先记下:『影响力』『Mean Genes』『The Paradox of Choice : Why More is Less』

--EOF--

『论人与人之间不平等的起因和基础』

『论人与人之间不平等的起因和基础』是卢梭应第戎科学院征文而写的一篇论文,顺着他的思维,人与人之间不平等现象的原因被论述得非常清晰。论文篇幅很短,商务印书馆出的书质量和权威性不容置疑,就是这些老专家过于严谨的治学态度导致这类社会学著作读起来晦涩不堪,用户体验有点差。

卢梭说自己在看见这个征文题目之后很有想法,于是花了几天躲森林的小木屋里,思绪左右逢源,犹如天神附体般就将人类自野蛮人开始之后到当前人类社会出现的种种不平等现象的起因通过逻辑推理的方法论述了出来。但凡社会学理论都一样,因其与自然科学不同,它没有自然科学中包含的强逻辑性因果关系,社会学理论通常包含众多的模糊性和随机性这类不确定性。比如卢梭在书中应用的一些论证方法,一个结论通常是假设在他前一个假设之上,这在社会学科里似乎很常见,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导致社会学家的学说会如此地百花齐放。只要观点不一样,相同的问题可以走上两个极端,从而形成两个完全没有交集,没有共同思想基础的学派,如卢梭与霍布斯之间就有关于人性本善和人性本恶这两种截然相反的论述。卢梭认为,人类迄今的发展历程可归纳为自然状态和社会状态。所谓自然状态,即指人类还处野蛮人时期的所处状态,这种状态下,一个人是为自己而活,一切活动的行为指南就是这个人自己的本能,因此,处在自然状态下的人是最具幸福感的,也没有任何能限制此时人类需求的因素,而且此时人类的需求也都能得到满足。自然状态下的人类是平等的,真正的不平等出现在社会状态下,谁是第一个把一块土地圈起来,硬说“这块土地是我的”并找到一些头脑十分简单的人相信他所说的话,这个人就是文明社会的真正缔造者。自然状态下,人类没有任何可以被束缚的因素,家庭、雇佣等一些社会契约都不存在,但是社会状态下这些就成了束缚人类的因素,人类因此变得不快乐,不能随心所欲,因此才开始有了痛苦。通常有哲学家认为人类天生是群居动物,人性本恶,卢梭认为这些哲人们仅仅是从人类的社会状态开始之时起开始研究而忽略了人类的自然状态,言外之意,就是他认为自己的研究更底层,更加彻底,更符合人类自然规律。

归根到底,卢梭认为人类形成社会之后,社会契约的出现给人们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可是,人类又无法再回到自然状态,因为人类已经知道了社会状态带来的种种好处,正因如此,卢梭才会认为:人类痛苦的成因不在于缺乏什么东西,而是对那些东西感到需要。倘若从这个思想出发展开想象,完全可以推导出极权主义者可以以此为蓝本构建一个人人平等、唯我独尊的畸形社会,人人都不会有需求,因而人们反而会觉得快乐。所幸的是,这个学说没有被人利用。

--EOF--

『明朝那些事儿:洪武大帝』

之前一再向易少求证,『明朝那些事儿』到底是史书还是小说?里面的故事有没有虚构的成份?易少说,这确实是本史书,里面的人物、轶事、战役也均为史实,有确切出处的。之所以这么谨慎,一来觉得以后把虚构的东西拿出来当历史跟别人讲是要被笑话的,会留给人一种满口跑火车的感觉。二来对明朝历史实在没有多大兴趣,至于原因,要从『倚天屠龙记』中找,明代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和功勋大将常遇春在小说中基本是个可有可无的酱油角色。特别朱元璋,在『倚』中的表现更是与我心中帝王该有的人格品质有较大出入,从而影响到到我对这个朝代产生了偏见,认为其远远不及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来得威武。

朱元璋(原名朱重八,后改名朱元璋,其含义取自朱,谐音诛,元,即大元,璋,美玉)生活的年代正值14世纪元帝国夕阳西下的年代,他的几个亲人死于饥荒,自己后来也去了皇觉寺当和尚,那时候,当和尚也不一定就有饭吃,即使你寺名还带个“皇”字。因此他就要经常出去化缘,实际上就是讨饭,因此,朱元璋当皇帝之前,实际上已经干过和尚和乞丐两种职业了。中国从古至今的主流价值观一直都是讲忠义的,要对皇帝、对天子效忠,因此每个造反的人其实都是已经是被逼上了绝路的。单在『明朝那些事儿:洪武大帝』中就已体现了两次,一次是朱元璋,包括同时代的徐子兴、张士诚、徐寿辉、陈友谅等人的造反。另一次,就是建文帝朱允炆,削藩最后削得燕王朱棣造反夺权。

朱元璋开始在其岳父徐子兴罩下东征西讨,凭借着其出色的军事才能,网罗到了徐达、常遇春、李文忠、冯胜这样的猛将,也物色到刘伯温、李善长这样的谋士,逐步自己掌握大权。最后在江南淮河流域形成陈友谅、张士诚、朱元璋这样的小三国。鄱阳湖一战,朱元璋用火攻以少取胜强大的陈友谅水上舰队,那一战伤到了陈友谅的元气,最终在逃跑过程中他被一支冷箭射中,终结了其不算英雄,但算是枭雄的一生。陈友谅死后,张士诚便成了朱元璋问鼎路上最大的绊脚石。在剿灭张士诚的过程中,朱元璋显示出了一个用人不善的弱点,那就是他亲侄子朱文正因得不到重用而叛变,从建国后朱元璋一系列“死狡兔,烹走狗”的做法来看,搞不好轻用朱文正可能也是他计划内的事情。

剿灭张士诚后,朱元璋于1368年建国,国号明,年号洪武,定都应天府,今江苏南京。

建国后,朱元璋起兵北伐大元。有常遇春、徐达、李文忠、冯胜、蓝玉等一干大将在,元被迫迁出大都,撤回蒙古。常遇春在北伐过程中病死,徐达一路则因元大将王保保的奋勇抵抗而失败,蓝玉也是在北伐中小露头角的。驱逐了北元,明帝国稳定之后,朱元璋出台一系列的保护自己子孙,削减外姓功臣的政策。洪武四大案就是在那个背景下发生的:胡惟庸案,反贪污,顺便除掉宰相李善长。空印案,反贪污。郭恒案,反贪污,兼除异己。蓝玉案,除异己。蓝玉这个人,为彻底铲除北元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是为洪武时期名将之一,但是功成名就之后开始狂傲,最终被朱元璋抓住一个把柄所铲除。朱元璋认为,自己制定的政策能确保外姓互相制衡,朱姓永保天下不失。确实,这一点他做得非常出色。

朱元璋本来立朱标为太子,奈何朱标却过早的病死了,于是爱屋及乌传位于朱标儿子、自己的孙子朱允炆。朱允炆年轻气盛,上来第一件事是削藩,削得个个藩王人心惶惶,于是后洪武年代的最牛逼武将兼藩王燕王朱棣不干了。朱棣在北京以靖难之名起兵,由北向南一直打到南京,打胜“靖难之役”,篡位成功,改年号永乐,建文帝朱允炆则下落不明。朱棣的军事才华不容否认,自小受李文忠影响,锻炼出了卓越的军事,这是朱允炆这样的后辈无法比拟的。朱棣是有着陈友谅这般凶残的狠角色,篡位后对建文帝死忠的进行了残酷的迫害,方孝孺,凌迟,灭十族。济南铁公祠铁铉,割耳鼻后煮熟,塞入其口,凌迟,杀其子。黄子澄、齐泰,凌迟,灭三族……但是朱棣的凶残只对异己而言,对于自己的亲信,又是另一番态度了。

『明朝那些事儿:洪武大帝』最终结束于朱棣篡位成功,坐上皇位。

朱元璋肯定没料到,仅仅过了4年,自己打下的天下就被人侵占。所幸是,起兵的是自己儿子,抢了自己孙子的皇位。朱元璋该是高兴儿子的出息呢,还是愤怒孙子的不作为呢?

--EOF--

『动物农场』

动物农场里动物起义将原农场主赶出了农场,然而胜利的果实被农场里智商略高的几头猪给窃取了,于是慢慢地,猪逐渐取代人成为了这个农场的主人,当然称呼不一样了,不叫主人,而是称为领袖。在领袖的英明领导之下,农场里的动物们普遍感觉幸福。然而,没过多久假象破灭,动物们觉得自己的生活反而大不如前了,他们渐渐活在了一片白色恐怖之中。而他们的猪领袖,却站起身来双脚行走,在主宅与人类共进晚餐,共商出卖农场的大计。猪的极权企图其实在动物刚获得农场自立权的时候便已经昭示天下了——被认为是动物农场一切行为准则根本的『七戒』刚刚制定完毕,刚挤下的几桶牛奶便已经被猪占为己有了。猪说自己喝牛奶也是为了群众好,因为这样领袖才有精力来保卫农场,难道你们想农庄主再回来吗?难道你们还想再重新过以前的生活吗?这个理由超必杀的,瞬间化群众的怀疑为爱戴。而且这种伎俩领袖们使用了不止一次,屡试不爽。所以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动物农场』虽是一本区区6w字的寓言,乔治·奥威尔(George Owell)给它的定下的目标群体却是成年人,传闻此书出版后,被书店放在了儿童读物的书架上,奥威尔走遍伦敦城所有书店,把书一本本从儿童刊物搬到了成人读物书架上面。

动物农场中极权的形成有四大必要条件:
1、拥有绝对权威的军事力量。九条从小训练的狗让拿破仑的篡权有了军事基础。
2、军师。师爷吱嘎必不可少,它天然就是一颗墙头草,它一边帮着当权者谋划诡计,一边与愚民沟通,能将白的说成黑的,能将两条腿的说成四条腿的。
3、拥有一批愚忠,它们认准一个信仰之后就不会再怀疑。如拳击手,这样的角色高层最喜欢,因为它们不但任劳任怨最能干活,还能给为其他动物树立榜样,使大家都能心平气和、毫无怨言地接受治理。
4、群众必须足够愚钝。如果它们目前尚有一些辨别能力,也要不遗余力地进行愚化。当愚化到一定程度之后,它们便不再有自己的思想了,不再相信自己的亲眼所见和亲耳所闻。领袖说是什么,那就是什么。明明是敌人的,忽然就变成了朋友。明明是英雄的,忽然就成为了叛徒。

一旦极权逐渐形成,所有的争斗,腐败,谎言、丑陋都将变得合理,雪球与拿破仑之间的领袖之争,最终以雪球背井离乡、拿破仑成功上位结局。历史向来是由胜利者来书写的,斗争失败者必须承担下所有罪名,雪球就是由一个拯救农场的英雄沦落为一个人人恨不得得而诛之的叛徒的,比如暗中搞破坏、伙同人类等一系列在动物们看来穷凶恶极的事情不管你有没有真的参与,反正都会咬定是你做的。在这整个过程中,每个关键点都能在我们人类短暂的近代史中找到似曾相识的影子。动物农村就是一个小社会,体制上的缺陷很容易被放大,稍有不慎,权力便会过于集中,愚民政策的可行性越高,社会觉悟越低,越是能加速权力集中的过程,如此正向反馈,恶性循环,直至极权主义、纳粹主义的形成。因此,权力制衡的重要性也就不言自明了。

以上纯属胡言乱语。

--EOF--

『看不见的城市』

每座城市有着独特的记忆和符号,如同『看不见的城市』中每一座用少女名字命名的城市,大家只要听到这个名字,脑中便能浮现出这座城市中最令人神往的影像。城市能激起大部分人的欲望,人们按照自己的梦境来设计城市,以为这样就能找到在梦境中出现过的景象,于是,城市就带着欲望的形态出现在初来乍到之人的印象中。要么被欲望抹杀,要么抹杀欲望,虽然佐贝伊德城是建立起来了,可是梦境中的女子仍旧未再出现过。

其实大家不过都生活在一种可能性里。有些人成功了,可能性实现了,成了温拿。如同在阿纳斯塔西亚,温拿们以为自己在享受整个城市,其实只不过是沦为它的奴隶,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很多人得到了别人眼红的一切,却假惺惺地诉说自己其实并不快乐。有温拿必有卢瑟,卢瑟是无法实现可能性的一批人,他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因为梦想这东西只在这个小世界里才有了。城市才不在乎谁是温拿谁是卢瑟,它只在乎如何让自己更加繁华却又不失优雅,于是城里的人们换了一批又一批,大家都在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偶尔也会有些人大起大落,交替地扮演着各种人生。假如以前有一座叫莫利里亚的城市,经过时代更迭,久而久之,如今的这座同一地点同一名字的莫利里亚,你会分不清它是原来的莫利里亚,还是另外一座恰好也叫莫利里亚的城市。当时城市轻盈而优雅的记忆,早就随着一代人的离去而湮灭。

城市里的人显得有点冷漠,而死亡对于每一个人都是格外沉重的,当人的生命值到达一个临界点,该时刻他所认识的人中死去的比活着的要多时,冷漠的人才会发现原本觉得冷漠的脸仿佛都有着旧相识的痕迹,不再冷漠。但是这个时候,往往已经到达了生命的末期,所以大部分时刻,大部分人是无法达到这个临界点的,所以大部分时刻,人们觉得城市冷漠。

人因喜欢群居而出现城市,理所当然的,在一个城市里呆久了容易产生依赖性和归属感。如果有许多城市,这些城市形态大小都一样,它们的名字都叫埃乌特洛比亚。同一时刻,人们只在一座城里生活,其余都是空城,那么这里的人们还会在乎此时此刻身在那座城市吗?它们会抗拒全城搬迁到另一座埃乌特洛比亚吗?事实上,人们留恋的是不是一座城市,在乎的也不是这座城市上空的守护神是谁,而是这座城市里自己最熟悉的人。

这些并不是我的感想,这是卡尔维诺展现的马可·波罗和忽必烈之间天马行空的想象,“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这就是『看不见的城市』

--EOF--